2018中国经济玄机!财富正流向3大领域,房地产该退出了?

我们经济增长的动力在哪里?这个动力叫做“退二进三”:


退二,退出传统制造业,退出房地产;

进三,进战略新兴产业、服务业和现代制造业。


本文为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王林副主任在2018正和岛新年论坛发表的“春风浩荡好扬帆,2018挑战与机遇的分析”主题演讲精编。


2018年是一个大年,今年我们将迈入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面临的挑战依然,而且有些挑战更为严峻。


但是,东风又来,它来自于党中央以及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今年整个中国在经济方面的中心任务就是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加以落实,这个会议已经被解读了很多次,我主要把三个最重要的观点跟大家一起来学习。

 

一个“思想”备受关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一个“判断”清晰可见——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一个“根本要求”极为明确——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

 

中央提出来“七个坚持”,而在“七个坚持”中,我们尤为关注的是两个坚持,强调坚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坚决扫除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在这一点上,中央的要求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一定要坚决地贯彻。


我们关注的第二个要点就是政府在2018年的经济工作中,提到至2020年中央所规定的改革要在重要领域与关键环节,要取得决定性进展

 

我们的政府要做什么?提出“结构性政策发挥更大作用,强化实体经济吸引力和竞争力,优化存量资源配置,强化创新驱动,发挥好消费的基础性作用,促进有效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合理增长。”


这种“结构性政策”是过去从来没有提过的,过去我们只是在宣传上、在文件上提了大量的怎样来支持民营企业,怎样来发展我们国家的国有企业。

 

我认为我们的路子是由国营企业、民营企业,通过混合所有制变成国家企业,变成世界企业。除了市场有决定性的配置资源之外,现在要求要制定七个体系——指标体系,怎么衡量;政策体系,怎么贯彻;标准体系,如何制定标准;绩效体系,政绩体系,政治环境等。


我们说中央目前对政府的要求已经变成更为落地。对我们企业家来说,我们可能更多的需要考虑两个问题,一个是风险在哪里,另外一个是动力在哪里。

企业家需要关注的风险

 

金融风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面也明确指出,我们的风险主要是来自金融风险,这是第一个风险。


在抑制资产泡沫方面,中央采取了一系列的举措,这些举措都非常有力。比如对资本市场加强监管;比如通过各地交叉进行楼市体检,调整空间布局。例如这样宏大的布局——雄安新区、粤港湾大区等,从根本上抑制房地产泡沫。


外汇风险


第二是外汇储备,加强对海外投资的非技术性收购的监管。 

债务风险


第三是债务,个人债务风险不大,企业债务中,主要集中在国有企业债务,地方债务问题,加强了对地方融资平台的约束。

整顿金融秩序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我们的规则没有跟上,就引起了一些混乱,现在中央已经开始排查。就在1-3月,马上就排查,因为现在习近平总书记已经把防范系统性风险作为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因为现在有些东西太不像话。


比如说现在的保险,居然出现了服务老人保险,居然出现了车贴罚单保险,这些简直是笑话的保险。这个人大家都认识,尤其是这个人鹿晗,他们谈恋爱也有保险公司推出保险,和关晓彤的保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讲得很明白了,就是货币的闸门,要适当从紧。未来,大规模投放货币的可能性非常小,作为企业应该关注这个动向,赶快进行自我调整。目前,货币增长速度已经回到两位数。

 

今年我们很重要的一点是关于实体经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实体经济有非常明确的指示,现在实体经济遇到了很大困难,这个困难一个是制度成本,一个是人力资源成本。


而我们现在要降的有五个方面,中央政府很多问题早就考虑到了,减税已经从2012年就开始了,这其中有多方面的选择和考虑


中央已经下决心减税,由开始考虑减税到稳妥地推进,到现在下决心减。这对我们实体经济也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



未来发展的3大动力


我们接下来就要看一下我们的动力在哪里?


这个动力叫做“退二进三


退二,退出传统制造业,退出房地产;

进三,进战略新兴产业、服务业和现代制造业


第一个动力:战略性新兴产业

这些产业,都是国家鼓励的战略型新兴产业,如果踩在这个点上,就是国家政策支持和市场需要。

 

我举一个例子,请大家密切关注5G。4G是人与人的连接,5G是物与物、物与人的连接,真正的万物互联即将来临。在5G方面,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准备是不够的。实际上我们的企业是有非常高的成长空间的,关键是你找对了没有? 

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中国和美国有巨大的不同,我们看一下这个不同,我们对比一下我们现在在哪个位置。在这些方面中美两国的战场不一样,有相似的地方,但是也有非常不一样的地方。 


第二个动力:服务业


第二个大动力,我们先从国际经验来看,我们下面的新动力在哪里。现在我们国家已经走到了二和三之间,有些城市已经走到了第三个阶段。我们看一下消费者需求升级也看得非常清晰。

 


我们的脉络是什么?看到这个脉络之后,就可以看到未来的增长的第二个动力就是服务业

 

这种服务业是一种消费服务业,这些消费都是我们未来的动力。第二种服务业就是商业服务业,商业服务业也举四个例子,这些都是代表着我们国家鼓励的方向。 

第三种服务业就是生产性服务业,这里面就稍微复杂一点,因为它太多了。从概念来讲,这种服务业也是具有广泛前途的服务业。

 

第四种服务业就是精神服务业,这个市场空间非常大,当人的物质需求得到满足之后,他们对于精神的要求就非常的高了。


最近有一部电影引起了巨大的争论,这部电影就是《芳华》,冯小刚拍它的时候下了一个决心。


冯小刚拍电影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顺流而下”,比如说《甲方乙方》,是谈不上有多少思想性的,怎么赚钱怎么拍。


现在的冯小刚是“逆流而上”,他想表达他的情怀,表达他的内心。于是在《芳华》中我们看到了战争的残酷,看到了现实的艰难,看到了那个年代人们的热诚以及失落。投资1.3亿,现在票房已经超过了11亿,预计票房将达到15亿。


第三个动力:现代制造业


一个是航空航天。这个行业门槛很高,包括新材料等等,现在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而且有了重大的突破。


第二个就是高铁装备制造,高铁现在是中国的一张名片。


第三个就是核电,我们中国华龙一号已经取得了世界级的成果。


现代制造业里还有两个,一个是特高压,一个是军民融合。


但是在现代制造业我们也面临着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我们也不回避。

首先是供需不匹配,现在我们的100多个消费品产业世界第一,但是我们有77%的中高端产品都是在海外购买。


第二、新技术融入不够


第三、工业领域民间投资意愿不强烈,影响了工业项目的后发。尤其是金融,对制造业的支持是远远不够的。


别着急,中国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最后一个部分我想讲一下,前面讲的全是产业,但是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要求是改革开放力度要加大,经济体制改革步子要更快。这是什么意思?我想给大家看几个数据,这几个数据说明了什么?说明中国还有很大的空间。



这是我们1850年、1950年、2016年我们与世界发达国家的水平的对比,我们再看,我们目前应该还快一些,应该取得成绩更大一些。


主要受制于什么?主要受制于我们在资本劳动的投入和全要素生产力的开辟,全要素生产力里面主要包括制度管理和技术,而这些恰恰是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大家要注意,有两位教授,一位来自哥伦比亚大学,另外一位来自北大。这两个教授做了两个分析,从1979年改革开放到2008年,全要素生产率对中国经济的贡献是正贡献,但是2008年以后全要素生产力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都是负贡献


这一点是值得我们高度关注的,这也是习总书记为什么一再呼吁要加快改革。现在我们的劳动生产率只有工合组织成员平均水平的30%,但是我们的劳动成本已经是美国的96%

 


我们再看最盈利的两个行业的对比。中国最盈利的是银行,美国最盈利的行业是高新技术企业。所以这就反映了,如果我们只是抓某几个行业,而不把整个的改革体制抓上去,还是不够的。中国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才可能抓住历史机会,甚至在某些领域成为引领者。

 

最后我讲一下这个人,这个人最近通过的美国国家安全报告,公开的把中国作为竞争者,他33处提到中国。他的团队里面有一个人物叫班农,他对未来中国的五个方面深感忧虑:


第一、2025以后中国将掌握世界十大关键技术;


第二、他担心中国的5G网络;


第三、担心中国的金融技术;


第四、他担心人民币国际化将冲击美元的储备货币的地位;


第五、他担心一带一路,他认为习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根本就不只是简单的走出去,是三大地缘理论的综合,而是一个将改变世界的布局。


所以有理由相信,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进入新时代的元年,让我们趁此东风,春风浩荡好扬帆,谢谢大家!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本文不代表《财经》立场。


其他用户正在看


大消息!楼市分类调控来了,这个城市率先松绑限购!

史上最严医疗控费背后:“这无非是逼着医院和医生通过其他环节盈利”

张国宝:东北经济不好,改革不深入,央企难辞其咎



监制  |  李勇    责编  |  蒋诗舟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